盐真卿

咸鱼公司ceo

江外青山·第一章|待君归

        “叹一叹,柳三郎闭门不出可把我心…”少女边浆洗着衣物边哼唧着小曲儿。
        “突突,突突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袭来,那少女还未来得及回头就听得后方一阵分外熟悉的嚎:“哎呀,阿静啊!你怎么还在洗什么破衣服啊,别忙活了,柳三爷今日要出宅门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咣!”那名叫阿静的少女铜盆一下子猛掷向了河岸,眨眼间刚洗了九成的“破布”和那个比较值钱的铜盆就特利索的漂进了护城河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少女却丝毫没有要挽留的意思,只顾抢声问:“真的?!宋丫头你可别唬我!”只见那宋丫头一手抚着胸口,喘着粗气:“唬你做甚?快随我来…哎!你那盆破布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呀,不要了不要了,赶紧带我去,兴许还能看上一眼!别耽搁事儿…”颇为急切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两个少女脚底生风,一路横穿条条大街小道,径直奔到柳府门前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可柳府如今除了门口那对儿极阔气的石狮子外,啥都看不见,乌压压的全是人,里三圈外三圈少女居多。
        宋丫头对着沈静招招手,沈姑娘一路过来整个人都有些愣怔,没留神儿这宋丫头就已经另辟蹊径找到了个绝佳的“观望台”。
         虽然不甚文雅,但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于是树下一群乌压压的人议论纷纷,树上一对妙龄少女攀着树杈观望四周。
        不得不夸这宋丫头聪敏机灵,占据高处,总算是让视线越过重重人海,清清楚楚地望到了柳府那朱红色的门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只是那门还未开,三郎也未来。

江外青山·楔子

          世人皆叹,本朝有三憾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憾,尚未收复番邦蛮子;
          二憾,《山水注鉴》未完;
          三憾,青年才俊无心娶妻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其中这第三憾源于京城的闺中怀春少女,还曾有闲人为其感叹:“叹一叹,林府深宅大院没丫鬟;叹一叹,金副将醉卧沙场不知还;叹一叹,柳三郎闭门不出可把我心肝盼……”还被编成词曲,传唱一时。

近中秋

盐真卿 创建
杂文·柳澈篇

2017/09/30
      八月十一二更天将入,明月朗朗,秋风渐寒。
      花前月下一壶上好的竹叶青,柳澈与颜若虚在石桌旁相对而坐,阵阵清风挟着桂花香盈盈地漫着,柳尚书将眼前人微露的笑意尽收眼底,一时竟失了神。
       平日里伶牙俐齿“八面玲珑”的柳尚书此刻竟找不到一句开头话,只支支吾吾道:“这临近中秋,月亮果然是愈发圆,愈发明了。”颜御史唇边笑意更深,柳尚书揉揉眼睛,唯恐是那酒液沾了唇畔晃花了眼,只见颜御史微微点头似表赞同,末了只道了个“是”,便再没了后话。
       柳尚书觉得自己入朝为官已余三载,早已游刃有余,人情练达即文章,可遇到御史大夫这般惜字如金,也没了辙。更何况还是自己心尖尖上的人,怨不得也猜不得。先前那似有似无的笑意已足够他柳某受用三载。
       便也不好再言其他,一时间庭院中只有风声、虫鸣、草木声簌簌和那淡淡的桂花香萦绕其间。

花间月下一壶酒,颜卿柳郎一轮月

正神游时,只听那眼前人缓缓道:“柳尚书家中景色甚妙,中秋佳节相偕并过,不知柳君意下如何?”兀自举杯畅饮,面色微红。

喝酒的是颜御史,醉酒的却是他柳尚书。

“海底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上人”一句渐渐浮上心头。

美呆啦❤❤❤

衣更满足❀:

居然这么快就过了(((

只放了一部分图(((

b站AV13199781